我的課余打工一定哪里有問題

首页 论坛 成人小说 我的課余打工一定哪里有問題

  • 该主题包含 0个回复,有 1个参与人,并且由1月前admin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242
    admin
    管理员

    我叫小彤,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普通到走在校园上几乎没人会回头看我。大衆化的脸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则是我习惯于用宽大的衣服来遮盖身材。
    从青春期刚开始发育时,我便发现了自己与其他女孩子的不同,似乎是继承了父母体型和体能上的基因,我在高中时身材便已经凹凸有致,但那时毫无性观念的环境中,我反而遭受到了荡妇羞辱,一群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只是因爲我长得不够漂亮的同时身材又十分火爆,便隔三岔五对我撩骚,甚至传出了我援交的流言,要知道我直到上大学连男孩子的手都没有签过啊~从此以后,我便开始隐藏自己,再也没穿过裙子,也没有穿过贴身的衣服,在校园里永远都是宽大的肥佬牛仔裤+卫衣或大衣来遮掩自己。
    从上大学开始,在寝室里,我也不在室友面前脱衣服,与室友交流也很少,沈默寡言的宅女属性也让大家对我了解甚少,除了同一所高中一起考入同一所的小雪,在这个大学我几乎没有朋友。所以在大一下学期,我干脆申请搬了出来,和小雪一起校区旁边租了个2居室。大学在郊区,房租很低,负担倒也不重。
    然而,大二刚开学,我刚回校报到,就收到房东微信,告知因爲周边拆迁,房源稀缺,房租从下个月起要翻倍了。
    我和小雪面面相觑,现在的房租我们的生活费平摊之后还承担得起,但翻倍之后,我们的经济压力就比较大了。我的父母早逝,只有一个刚工作的哥哥每个月给我生活费,小雪家境也一般,但性格都有些孤僻的我们,再也不想回寝室和关系很一般的室友一起住,这可怎麽办呢……这一天,小雪突然敲开我的卧室门,对我说:「有一个打工机会,要不要去试下?」正愁怎麽赚房租的我连忙问到:「真的假的,多少钱?做啥?」小雪道:「当模特,拍照片」「这……」我有些犹豫。
    小雪笑嘻嘻的一把抱住我,说到:「你爲啥老穿的跟玩嘻哈的似的?明明身材这麽有料……」我一下脸红了,小雪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生,身材也很火辣,但和我不同的是她非常喜欢秀自己,并引以爲傲,高中时她就是我们学校远近闻名的「交际花」,但胜在学习成绩也很好,老师只是暗示点了她几次,倒也没太怎麽管。但作爲小雪的闺蜜,我知道她其实只是骄傲于自己的身体和头脑,又不知如何拒绝人,才传出了各种风言风语,私下真实的她是一个特别孤僻的人,也正因此我们才成爲了朋友。
    我喃喃地将高中时的事情讲给她听,她瞪大了眼睛:「你还有这段故事吗?
    怎麽我都不知道……」「大概没人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我也不敢和别人说起这些事情,后来穿衣打扮就习惯这样了……」我解释道。
    小雪拉着我,我拗不过她只好听她的,换上她的修身牛仔裤和短袖T恤,前后左右拍了几张照片。
    小雪拍完发送了出去,比了一个耶,开心笑到:「哈哈哈,就凭咱们姐妹俩的这几张照片,一定能被选上,我们的房租有着落啦~」几天过去,校园生活正常日复一日的推进,一天晚上,小雪突然又风风火火的拍开我的卧室门,一把把我抱住:「亲爱的,我们被选上啦~明天去试镜,没什麽问题就开始兼职赚钱了~」第二天,小雪和我坐公交到了郊区文化産业园,按照地址找到了摄影棚所在地。除了我们,现场还有十几个年龄和我们差不多的女孩,我们安静的在旁边等待着安排。
    不一会儿,过来一个巨乳肥臀画着妖娆妆容的大姐姐,和我们一一点名核对身份信息,将我们分成几组,先是安排化妆师给我们化妆,然后带我们到更衣间开始换衣拍照。
    我和小雪都是第一次做模特,期间不断的被摄影师大哥吼,到最后差点都快哭了……不过好在很快就拍摄完成,大姐姐给我们一人一个信封,里面装了不少现金。我和小雪开心的拥抱在一起,这笔钱不但能够交房租,还足够我们出去吃好几顿大餐了。我们正要离开,大姐姐把我俩拉到一旁,对我们说:「两位,我叫阿雅,我们明天还要一批拍摄,不过在城东的另一个私密一些的摄影棚,需要你们配合换装,我们特殊设计的衣服,对模特身材要求很高,今天这批就你们俩合适,当然报酬也更高,有没有兴趣?」我和小雪对视了一眼,同时用力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根据阿雅留的信息,我们坐公交到了城东一处公交站,下车后给她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辆商务车开了过来。我俩上了车,才发现后排车窗都涂成了黑色,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见我俩有点担心害怕的样子,阿雅安慰道:「你们放心,我们是正规公司,绝对不强迫,你们不想做可以随时退出。」见我俩还有些犹豫,她补充道:「当然,现在退出需要赔偿违约金,全天工作做完还有额外全勤奖,看你们自己选择咯。」听见于此,我俩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不知开了多久,也不知开到了哪里,终于车停了下来,下车我看到这是一个郊区的庄园,阿雅带着我们从侧门走了进去,穿过长长的走廊,打开其中一扇房门,领着我们走了进去。
    房间内就是更衣间,阿雅站在屋内,对我们说道:「好了,先换衣服吧,先把衣服脱了」我俩麻溜的脱了衣服,仅剩内衣。阿雅继续道:「都脱了,内衣也不要穿」我双手抱胸,有点忐忑:「这个……不是裸照吧?」阿雅笑道:「放心,今天的拍摄绝对不漏点,只是衣服特殊,不能穿内衣。」我想了想违约金,又想了想报酬,咬咬牙,解下了胸罩,脱下内裤,小雪见我脱,也跟着脱了下来。阿雅看到小雪脱下内裤时,怪怪的盯着她看了半天,看的我心里都有点发毛。
    阿雅看我们脱完,走到衣柜旁,拉开衣柜门,里面挂着一长排几十件黑色闪着暗淡色泽的衣服,像是皮衣一样,我还是第一次见。
    她上下打量了我们几眼,从中挑出两件,递给我们。我接过来,入手是柔软略带温润的触感,介于塑料和皮革之间。见我一脸小白的样子,阿雅解释道:「这是乳胶,你们之前从来没听过麽?」我俩一起摇摇头。
    阿雅一副无奈的表情,对小雪道:「天,之前小许给你介绍的时候,没提这些麽?」小雪再次,茫然的摇摇头。小许是小雪的男朋友,也是我们的大学学长,这次兼职打工也是他从朋友那里听到介绍来的。
    阿雅无奈的摇摇头,喃喃道:「小白就是麻烦」见阿雅的样子,我和小雪生怕搞砸了今天的兼职,大气也不敢出。阿雅翻了翻柜子,递给我们一人一瓶液体,说:「这是乳液,兼备润滑和保护的效果,你们先在身上涂匀,然后我教你们怎麽穿。
    我和小雪拿着乳液,仔细的涂遍身体,然后在阿雅的指导下,从脚开始一点点穿上了衣服。阿雅的眼光很准,挑出的两件衣服我们都是非常合身,就好像量身定做一样完全贴合,衣服是连体衣,穿上之后背部的拉链一拉,全身自脖子以下全部包裹在了黑色的乳胶衣内。
    见我们穿好,阿雅上下打量了下,点点头,说:「嗯,虽然是小白,但天赋不错,很上道。」听到阿雅的表扬,我和小雪都开心的笑了笑。
    紧接着,阿雅带我们走到隔壁的摄影棚,开始拍摄起来。
    一开始拍摄的姿势只是常规的站、坐,后来慢慢的,摄影师让我们做出撅臀、抚胸的动作,这麽明显的挑逗的动作,我有点害羞,但一想到违约金和报酬,以及阿雅的刚才的态度,咬咬牙,我也坚持做了下来。
    半天的拍摄很快完成,阿雅拿着两包明显比昨天厚的多的信封递给我们,我们开心极了,这时阿雅又说道:「明天还有拍摄计划,你们愿意继续吗?衣服会有一点小小的变动,不过当然报酬也会更高。」我和小雪明天都没有课,我本想一口答应,但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个……你说的变动是什麽?」阿雅笑道:「更性感一点」我开始踟蹰起来,对小雪说:「那个……咱们的钱最近几个月房租都够了……」小雪打断我:「那几个月后呢?机会难得啊!」阿雅紧接着补充道:「当然,如果你们担心性感的照片或影片对你们有影响的话,我们是私密的俱乐部内使用,绝对不会公开,另外如果还有担心,我们可以提供面具遮挡面容,你俩都没有胎记,绝对不会对你们的生活有任何影响。」我的思想开始剧烈搏斗起来,犹豫了很久,终于在小雪的催促下,狠狠的点了点头。
    当天晚上我们就住在了庄园里,当然其实就是在摄影棚的隔壁,饭菜也是佣人送进来的,诺大的庄园显得更神秘了。
    第二天,阿雅带我们洗漱完毕,再次来到前一天的更衣间,她打开另一个衣柜,挑出两件给我们,我轻车熟路的穿上,这件衣服和昨天的大体相当,只是胸部和裆部有两个拉链,即便再傻我也知道这意味着什麽。见我已经开始脸红,阿雅从旁边抽屉拿出两个黑色的头套递给我们:「要是害羞,带上这个呗,这一遮挡,谁也认不出你是谁,怕啥」我接过头套,在阿雅的指导下带上,看了看镜子里的我,一身通体黑色乳胶衣,黑色的乳胶头套只露出眉眼与红唇,除非特别特别熟悉的人,否则谁能认出这是我呢?
    索性我也放下心,跟着阿雅进了摄影棚。
    棚里还是那些动作,拍了一会儿,摄影师给阿雅使了个顔色,阿雅走过来,三下五除二把我和小雪乳胶衣胸前和裆部的拉链拉开,顿时我们的豪乳与私处便露了出来。
    在摄影师的指示下,我和小雪开始摆出更多挑逗意味更浓的动作,渐渐的,似乎棚里的温度也在提升,静态的照片拍的差不多,摄影师招招手,他的助理进来,摆置好摄影机,开始拍影片起来。按照摄影师和阿雅的指引,我坐在沙发上,敞开自己的双腿,双手抱着自己的大腿,两只手在自己的腿上从上到下慢慢的抚摸着,小雪站在我的身旁,一只手摸着她的乳房,一只手伸向下体,轻轻扭动着身躯,跳起了艳舞。
    短片拍了一会儿,随着我的自摸,我能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开始分泌出淫液,而身旁的小雪也开始低沈的呻吟起来。
    这时,阿雅突然在旁边低声说道:「加点装备吧,给你们加钱。」此时其实就算不提价钱,骑虎难下破罐子破摔的我,大概也大概率会直接答应她。
    见我们都默许了,阿雅拿过来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几件装备来。
    她让小雪跪下,将小雪的双臂背在身后,然后拿出一个单手套套在小雪的双臂上系紧,然后拿一卷静电胶带,将小雪的眼睛和嘴巴缠绕了好多圈,包了个严严实实。
    然后轮到我,阿雅让我躺在地上,双手双腿折叠起来,然后用四个专用的皮套套上系紧,再用静电胶带缠紧固定牢,这时我的大腿小腿以及大臂小臂便牢牢固定在一起,好像……一条小狗?果然,阿雅在我的屁股上摸了摸,似乎涂了些润滑油,然后我感觉肛门一凉,一个冰冷坚硬的金属物体在润滑油的帮助下不费力的滑了进来。
    我不由得轻哼一声,阿雅拍了拍的屁股:「小狗狗当然要有尾巴啦~」说罢,她的手指顺势向前摸去。我连忙扭动起屁股,表示拒绝,虽然戴着头套似乎廉耻心也下降到几乎爲0,但我还没丧失理智到现在就这样失去我的童贞。
    阿雅一声「咦」道:「捡到宝了,你还是处女?」我羞涩的点点头……阿雅倒也没有继续,笑嘻嘻的在我的阴唇上摸了一把,然后配合的收回了手。
    阿雅接着问道:「那你没男朋友吧?」我赶紧点点头。阿雅把我翻过身来,这下我四肢被折叠起后,只能用手肘和膝盖着地,还好皮套在关节处有厚厚的软垫,我没费什麽力就撑了起来,除了感觉有些别扭的,倒也没觉得难受。
    阿雅在我的脖子上套上一个皮质项圈,拿一根长长的锁链扣上,牵着我,慢慢向前挪动。
    虽然是宅女,但我经常去游泳,身体素质和协调能力还是不错的,别扭的感觉很快消失,绕着房间走了一圈,我就有点轻车驾熟的感觉,一开始动作还有些迟缓,摇摇晃晃差点摔倒,慢慢的动作也流利起来。看到我上手这麽快,阿雅笑道:「你看看镜子」我抬头看向放在房间侧面的大落地镜,镜子里倒映出的我从头到脚一身漆黑油光发亮,只有眼睛嘴巴胸部和下体露出肤色,屁股上一根淡黄色毛茸茸的长尾固定在肛门里,随着我双腿的挪动一左一右扭动着。
    「像不像小狗狗?我看你已经就是条小狗狗了~」在阿雅的调笑下,我低下头,感觉自己的脸都在发烫。
    「你是不是觉得特别难爲情?」我听到阿雅说中我的感觉,我低沈着的头点了点。阿雅紧接着拿过来一个眼罩,对我说到:「没事,女孩子放松下天性很正常,你要是还有顾忌,你把眼罩带上吧,这下更没人能认出你来了,而且看不到也不会那麽害羞。」我半信半疑的看着阿雅,又扭头看了眼小雪。小雪还跪坐在那里,单手套的尾端吊在上方的挂鈎上,上半身向前倾斜,下体跪坐的位置有一个坐垫,似乎有什麽玄机,她不断的轻轻蠕动着屁股,纵使她的眼睛嘴巴都被包的严严实实,却挡不住不停的呻吟声从胶带后传出。看到小雪忘情的呻吟,我大概也信了阿雅的话。
    阿雅把眼罩戴在我的眼睛上,顿时我的视线里便一片漆黑。无法看到周围动态让我産生了一种无助感,我的心开始一紧。紧接着,阿雅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情绪变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她的手法好像有神奇的魔力一样,慢慢我的心情便平复了下来。
    阿雅见我不再紧张,对摄像师说到:「可以开拍了」然后牵着我继续在房间里爬来爬去。
    爬了几圈,阿雅附身一下把我的尾巴拔了出去,我的肛门一时没有闭合,感觉到冷风向内侵袭,忍不住夹紧蠕动了几下,没隔几秒,我感觉到一根圆柱体插入了进来,似乎是矽胶材质,尾端是一个弧形,向前扣在我的阴道口,微微抵住阴蒂,一点凸起侵入阴道,但又没碰到我的处女膜。
    我忍不住哼了几声。阿雅在尾端摁了两下,装置就啓动了。圆柱体开始有规则的一边振动,一边旋转起来,而阴道口的凸起处也开始震动起来。未经人事的我,不到1分锺,整个人就无力的瘫软了下去。一遍喘着粗气,一遍呻吟道:「啊……啊……这个……是……是啥……这……这感觉……我受不了了……」阿雅惊奇的问道:「你之前从来没有高潮过?」「没……没有……」「你之前从来没有自慰过?」「也……也没有……」阿雅扑哧一笑:「你也是个人才,你俩怎麽做朋友的?」我还不明白阿雅说的什麽意思。又一股强烈的感觉从小腹蔓延开来,我大叫一声,肛门使劲收缩,按摩棒竟被我直接挤了出去,飞落在地上,而我的下身一阵哆嗦,我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液体从下体喷涌而出。
    「你……竟然潮吹了?捡到宝了……」阿雅的惊喜溢于言表。
    「是块好料子。」低沈的男性声音从房间一侧传来,应该是那个摄影师,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说话。
    阿雅拍了拍我的屁股,拉着我把我扶着重新立起来,然后把我抱到一个长椅子上,让我躺在上面。
    接着,我听见一阵细细簌簌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到我身后停下,然后一根粗壮温热的肉棒,插入了我的肛门里。
    我连忙叫道:「不要!」声音刚还没出口,一个屁股一下坐在我的脸上,阿雅的声音传来:「好好舔!」我的鼻腔里充满着淫水的味道,我试图闭着嘴拒绝给她口交。
    然而,后庭里的冲撞,让我开始全身燥热起来,不过一会儿,我开始忍不住的呻吟起来,阿雅下体传来的味道,似乎也变得香甜起来,我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嘴,阿雅的屁股轻轻扭动着,然后我试着伸出了一点舌头,阿雅也开始发出低沈的呻吟声,她的呻吟彷佛带动了我体内一股不知从何处发起的萌芽,我的动作开始大胆起来,更加主动的舔舐着。
    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大戏持续了一阵,阿雅突然大腿紧紧夹住我的头,屁股完全坐在我的脸上,甚至我都无法呼吸,发出呜呜的抗议声,阿雅身体一阵触电似的抖动,然后抬了起来。
    她缓了一下,然后麻溜的起身,把我的眼罩取了下来。
    从四周的落地镜里,我看到我还是四肢被折叠捆绑的样子一身漆黑躺在长椅上,身后,一个也是一身黑色胶衣带着单手套的人在用力向我后庭冲刺着,而我的上方,一个也是黑色胶衣的人跨立在长椅两侧,下体抵在我身后那人的头处,双手抱着那人紧包在头套里只露出嘴巴的脑袋,正将肉棒用力插入那人的喉咙深处,身体也在一抖一抖的,似乎是射了。
    站在我上方的人射完,把肉棒拔出,被深喉的那位配合的将舌头伸出,舔了舔嘴唇,然后一口将精液全部咽下。
    我恍惚了一下,再看向我的身下,这人正用他的肉棒在我的肛门处抽插着。
    这……是个Gay吗?
    未及细想,又一阵暖流从小腹袭来,直冲脑门,我一阵闷哼,夹紧了下体两穴,受此刺激,在我后庭里的那个肉棒一跳,一股滚烫的精液冲进了我的肠道里,从头套那唯一露着的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我的大脑还处于刚高潮完的眩晕中,但听到那人的呻吟声,我一下惊醒起来:这声音怎麽那麽耳熟?
    「咔!」摄影师在旁边大喊一声,似乎是很满意拍摄的情况。
    刚跨立着享受深喉那人此刻已站在一旁,伸手揭下了头套,捋了下被汗打湿的头发。我见到他,惊呼道:「许哥?」被我叫出名字的许哥,突然被吓了一跳,扭头看到我,震惊的对阿雅道:「操!她什麽时候眼罩去掉了?」阿雅笑而不语,走到我身后刚从我后庭里拔出肉棒的那人身旁,也揭下了眼罩和头套。
    我整个人完全呆滞住了,大脑似乎已经组织不出语言来:「小……小……雪……你……怎麽……刚才……什麽……?」听到我的声音,刚还停留在高潮余韵闭着眼睛的小雪缓缓睁开眼睛,呆滞的看着我,下意识向后坐去,结果一下没稳住身形,向一侧倒下,由于双臂被单手套束缚着,她没法用手保持平衡撑住,直接肩膀着地,咚的一声,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阿雅连忙扶她起来,许哥也不再顾忌我,一把上前抱住小雪,轻轻揉着她的肩膀,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摄影师关掉了机器,过来解开我束缚我四肢的胶带和皮具,我也连忙来到小雪身边。
    小雪一脸不好意思的说:「没事……不疼了,真的没事……」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去,脸似乎通红,轻轻地说道:「对不起……」我一时还有点懵。阿雅在一旁说道:「反正都是自己人,解开这个心结最好,我也是察觉到你们的问题,想着推一把。」许哥有点生气的瞪着阿雅:「可一开始说好的不是这样的!」「什麽说好的?」我和小雪同时问道小雪同时气愤中带着娇嗔,娇嗔中带着羞赧的锤了许哥几下:「过来拍戏的爲什麽是你?」刚出口,似乎察觉到有些问题,小雪又脸红低了头。
    许哥陪笑道:「怎麽……不能是我?你以爲是谁?」阿雅在旁边看热闹看够了,对着还一脸懵逼的我说:「要不我给你们解释一下吧,反正这个局,没谁想骗谁,都是爲了大家好。我们真的是一个提供各种小衆定制化服务的俱乐部,经朋友介绍小许过来找我们定制一个调教方案,希望能够解放小雪的天性。」说到这,阿雅停顿了下,看了看小雪。「小雪,你是扶她这件事情就不用瞒着大家了,小许早就知道了,他知道你这样的扶她有强烈的性瘾,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欲望,过的很辛苦,他希望你能够放自己自由。」小雪抬头看着许哥,美丽的双眸中布满泪水:「你个混蛋,你就这样设计我?」许哥调笑道:「那……你觉得怎麽样嘛……」小雪双手捂着脸,啊的大叫一声,然后用蚊子哼一样的声音说道:「还行……」阿雅转头对着许哥说到:「那你的绿帽癖好,要不要也坦白下?」这回轮到许哥脸红结巴了。阿雅笑道:「不用你说我也能猜到,你这要求,虽然没找单男,但希望小雪看不到你的样子来接受调教,这已经透露出你的癖好了。」话音刚落,阿雅就转向我:「你其实是最单纯的那个,小雪是扶她你这麽多年闺蜜都没看出来?」我喃喃几声,却说不出话,回想起来,这几年我似乎真的从未见过对方的裸体,甚至紧身一点的内裤都没见过,她似乎永远把自己的下体藏得结结实实。
    阿雅接着说道:「尤其是你啊,你内心深处的野兽其实比小雪还要狂野,怎麽压了那麽久?但像你这样的人,和你贴近就能闻到你身上浓到熏人的荷尔蒙,像小雪这样的人,在你身边是怎麽抵制住诱惑的?你想想看她压抑的得有多难受……」「我……」我一时又卡着说不出话来,本来大脑刚刚接受了过多的讯息似乎有点宕机没转过来,被阿雅说的又突然开始惭愧内疚起来。
    「啪!」阿雅一拍手「好在今天在我们的帮助下,大家都已经解开了心结,相亲相爱一起生活多好?」我和小雪面面相觑,小雪又回过头与许哥含情脉脉的对视着。我咬咬牙,对小雪说到:「小雪,我也做你女朋友吧!」「哈?」小雪愣了一下,然后和在场几个人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我才反应过来,低头喃喃道:「就是那个意思嘛……」小雪红着眼抱着我,在我耳边说:「谢谢你,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然后一把吻住了我,我贪婪的回击着,然后用舌头搜刮她齿缝间残存的精液气息。
    看到我俩的动作,许哥在旁边试探的伸手,分别摸着我俩的屁股,听到我俩沈重的呼吸声从亲吻的嘴唇间传出,许哥的手大胆的摸向了我们二人的下体。
    阿雅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然后拉着摄影师边往外走边说道:「今天的影集就当礼物送给你们,作爲回报,你们要加入俱乐部,成爲我们的注册会员哦~」此刻的我,像小狗一样趴在地上,小雪在我的后庭里继续耸动着,许哥抱着我的头,享受我努力的口交,我无法说话,许哥和小雪一起回答:「好好,都可以~」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味道,而这也是我的新生的起点。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