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的代价

首页 论坛 成人小说 淫荡的代价

  • 该主题包含 0个回复,有 1个参与人,并且由1月, 3周前admin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55
    admin
    管理员

    盛夏的中午,酷热难当,根本无心去看无聊的电视,下身阵阵传来的瘙痒使我好不难受,我发现这段时间身体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变得很容易烦躁骚动,欲望比以前旺盛,身体的敏感度大大提高,稍受剌激便性趣盎然,下体经常不自觉地渗出水。甚至不得不像来月经一样频繁地更换卫生巾。
    乳头更是可怕,不觉意的轻轻碰到都令我情难自禁,有一次在单位的厕所里实在忍不住了,把手伸入奶罩里揉捏自己的双乳,重重地捏弄奶头,直爽得媚眼如丝,差点哼出来,事後羞红了面,常常在厕所了多呆了十多分锺才敢走出去。
    「啊……好难受……」我把身体调整了一个角度,把手伸进了早已泛滥的下身。去上个厕所好了。
    我推开厕所门,房东老伯迎面出来,吓了我一跳,不过也很正常,这个厕所是这栋出租房的公用厕所,男女共用的,和一些酒吧里的差不多,有两个位置,都有各自的隔断和木门,进去方便插好门就是了。
    我瞟了一眼房东老伯,穿一条大短裤和白色的背心,很正常,不过我发现他的裤腿一高一低的,哇!老家夥好像有点冲动的样子,裤子有明显的凸起,真大哈!我暗笑,大中午的一个人在厕所里干什麽呢?嘻嘻!
    简单的打了个招呼,老伯好像有点尴尬,擦肩而过的时候,我偷看,呀,又大了一点……真搞笑,怎麽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偷看一老头的下体呀。厕所里有一面大镜子,我看到自己的样子,上身只穿件短小的银色丝绸衬衣,衬衣紧贴在玲珑剔透的胴体,有着美妙的曲线。薄如蝉羽的肩上两条带子挂着,雪白的粉肩,裸露出大部份的酥胸,挺耸的乳房在衬衣半掩下,现出一条深深的乳沟。
    在透明的衬衣里,没穿乳罩,肉乳上两粒嫣红的乳头,突翘得如此明显,下面穿一条很短的运动短裤,正好被衬衣下摆遮住,两条细细的长腿裸露着就象没穿裤子一样,感觉很色情的样子,怪不得老头看见我那麽冲动……大中午的热的要死,厕所离房间又不远所以嘛人家也就这样来方便了,老伯饱眼福了哈!
    我把厕所大门关上,进到里面的哪一间,把小门关上刚褪去短裤蹲下时,微微听见好像大门被打开了,蹲坑的小门上有道细缝,我偷偷看出去,房东老伯居然又进来了,看起来小心翼翼的,轻轻推开门,进到了旁边一间。门开着,我从对面的大镜子里可以清楚的看到老伯的一举一动。
    老伯脱了裤子,我在偷看……就从下面偷偷的观察老伯的JJ,很大很粗,足有十多公分长,也很黑,包皮遮着半拉龟头,龟头也很大,整个阳物半软半硬的吊在两腿中间。如果说老伯的相貌可以打七、八十分的话,老伯的阳物至少可以打九十五分以上。
    他明知道我在隔壁,显然也不是来方便的,他正在用手开始套弄JJ,我看着这巨大的物体,颇爲讶异老伯的是又粗又长青筋环绕甚是吓人,根本令人难以想像会是个70多岁老人的肉棒,更爲惊讶的是,大鸡巴的後半部分居然全部被阴毛缠绕着,象安了一把大刷子在肚子上。
    看的我自己面红耳赤,也有点忍不住了,解开自己的衬衣,左右手各按住一乳房,春葱般白嫩的手指夹住珠圆小巧樱桃般的乳珠,忽轻忽重,忽左忽右地玩耍着。敏感的嫩乳受到这番刺激,一波波似痒非痒,似麻非麻无法言喻的感觉涌入心头。
    用手弄住丰满坚挺的圆乳更爲恣意地抚弄起来。我的纤纤玉指捏住殷红的乳珠用力揉搓着,不时还用尖尖的指甲刮磨着乳珠。酥痒中带着点刺疼的感觉,更让我兴奋。
    白玉半球形饱满的玉乳在自己这般刺激下,充血膨胀起来,愈加显得丰盈傲挺。莲子大小红玛瑙般的乳珠也硬挺起来,变得硬梆梆的。围绕在乳珠四周粉红的乳晕变成了妖娆的桃红色,并且直向周围扩散。
    一面看着旁边的老头手淫,一面自己摸弄乳房,居然「啊!啊!」轻轻地呻吟声急促不已,回荡在小小的厕所里……我和老头都被我自己的呻吟声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停住了动作,两个人各怀鬼胎,可都是色大胆小,总有一个人先做点什麽吧……我来,该死的老东西,还在那里发呆,我把自己这边的门轻轻的推开了,我想老头也可以从镜子里看到我的样子,但还是有点不太好意思,我转了个身,把屁股对着门,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
    把衬衣拉的高高的,腰部到臀部都赤裸裸的暴露出来,身体前倾,这样老伯可以看的更清楚,过了几秒锺,还是没动静,我都要急死啦!
    又不好意思回头看,干脆让自己白雪雪的嫩臀高高地拱起,双手伸向後面,左右瓣开两片臀肉,让屁股的嫩肉围绕的屁眼部完全曝露在老伯面前,轻轻的耸动,随着我向前耸动,大屁股左右摆动着,故意收缩屁眼,让屁眼蠕动时也让四周围的小皱纹颤抖,而且下面的花瓣微微的,一张一合,露出湿湿的光泽。
    怎麽回事嘛,人家都这样了,老伯怎麽还没动静,好在没让我多等,估计老伯早就看得心跳加速,看着我那个圆润肉感的大屁股不停扭动起来的样子,忍不住在上面狠狠的拍上一巴掌,「啪」的一声巨响,在厕所里回荡着,呀!我回头看到镜子里我的大屁股上出现一个红彤彤的手掌印。
    「啊……」我淫叫……那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像湿润的花瓣一般,立刻绽放出招蜂引蝶的媚态;那鲜嫩的肉穴,也歙然开合,发出「噗嗤、噗嗤」的细微淫声……老伯就站在我身後,他毫不惜香怜玉的双手抓紧我波浪般晃动的丰满乳峰,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感觉沈甸甸的,将我一对浑圆挺硕的乳房捏得几乎变形,一根根手指像要嵌进胸脯一般,一份份雪白的乳肌从指间被挤冒出来。手指撮弄我早已凸起的乳头,胀大的腥红乳头在他的手指下颤动着,摇曳着,带动白嫩的乳峰出现阵阵乳波。
    老头站在我头後从後面继续揪住我两只乳头,粗糙的手掌使劲的挤压着浑圆肥硕的乳球,指尖捏住了两颗红色的奶头,毫不留情的向上拉了起来!居然将我上半身硬生生扯了起来。圆润的大乳被扯得细长,宛如玉锥,腥红的乳头在老头指间被捏得扁平,我的整个身体都被乳头的力量提了起来。老头直到乳峰的高度足足增加了一倍,娇嫩的奶头都快被扯断了,才倏地松开了手。
    两颗被拉到极限的乳尖立刻强劲的反弹了回去,引起那对丰硕肉团好一阵剧烈的颤动,在胸前淫荡的乱摇乱晃。疼?没有,看着自己变了型的奶头,一股趐麻从乳头处窜起,象被电击般直奔脑门。
    放出憋爆的巨大乳房,此时我的乳房已经比原来大了许多,乳头红红的高高隆起,奶头居然渗出白色乳液,我也忍不住配合着身後的老头拼命揉捻乳头挤压乳房,我觉得好像自己的乳房里充满了奶水,要用力使奶水排出,以减轻胀痛。
    天,第一次被个男人玩奶玩成这样。我手里尤如抓住一根刚烧红的烧火棍,滚烫烫的,硕大的阴茎上血管根根充盈、暴满的海绵体让我的手感觉到是那样的充实,尤如抓住小孩的手臂,手里一点空间都没有,鸡蛋般大的龟头上粘满了从马眼流出的粘液。
    将我的美乳把玩良久,老伯充分满足了手口之欲。他终于又拿出他的肉棒,他按下我的头,把肉棒硬生生地塞进我的嘴里,他要我给口交。刚才偷看到这个巨大的家夥後,我隐隐约约就想有这一刻了。能够让这我吞吐这个巨大的男性胯下之物,绝对是女性的最大满足啊!
    我把头向後仰,将阳具吞吐起来,老伯双手按紧我头颅,有点动弹不得,然後,他更故意用力摆动下体,把我的嘴巴当作是小穴般抽插,太大了,我有点受不了,但我被控制住,在他的抽送下,被他插得嗯嗯呜呜的乱叫。看到我苦恼的紧皱眉头,痛苦地承受着他的阳具,老伯觉得十分畅快,男性的征服感充斥他。
    品尝着嘴里的阳物,仔细的舔着龟头下的一圈肉棱,又用柔软的舌背在顶端轻敲几下,把舌尖抵在张开的尿道口上旋转着,还一下一下的向下顶,好像要插进马眼里一样。我缩着双颊,嘴唇箍的紧紧的,阳具一进一出间,也带动包皮。
    有时更是让男人的鸡巴插入喉咙里面,用娇嫩的咽喉磨擦龟头。
    我发现每当采用深喉时,老伯玩弄自己乳房的手就会更用力,更强烈的快感也就随着産生。于是我干脆就只用这一种口交法,只在喘不过气的时候才吐出阴茎,好让男人更兴奋。他抓起自己的大肉棒往我脸上鞭打……天!这是多令人亢奋的享受,他一鞭下来简直要把我半边脸都甩塌,那麽有力那麽重的肉棒!
    我双手抓起他硕大黑亮的龟头塞到嘴里,享受着这人间最美味的食物,尽情吸吮,疯狂套动。我快要含不住他的龟头了,那个东西太大了,于是把龟头吐了出来,忘情地用舌头从根部到巨头上下粉刷着,每一次都让我兴奋到有点痉挛。
    他也兴奋地「啊啊啊」的轻声叫着,我的舌头配合地在他的冠状沟游移,左手托着他的巨棒——不敢说握住,因爲没有两只手是绝对握不住他那麽粗壮的肉棍的,右手捏着他坚挺的乳头。他似乎很久没有干过炮了,粗大的鶏吧已经在颤动着和更大地膨胀,我知道他快要射了,便突然停下来,起身和他接吻。
    他亢奋的喉咙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快……让我……射,我要……」我不管他,我可不让这麽美妙的事情这麽快就结束,继续疯狂地吻他,舌头在他嘴里搅动翻滚,双手将他双手抓紧锁在身後不让他有机会自己触碰自己的肉棍。
    用自己的双乳在老伯多毛的胸口摩擦着,一根根坚硬的胸毛刺激着我柔嫩的乳头,滑腻的乳球被戳的开始发红,象无数的小针在紮,在戳……他在反抗,巨大的JJ向前挺起,好长呀!居然从我两腿之间穿过,巨大的龟头从屁股後面探出头,天啊,不知道插进去能不能把我插透啊……我小腹一缩,闪过他最後能够继续获取快感的途径。他的疯狂便只好集中在舌头上,猛烈的撕咬一阵之後,我才放开他反剪着的手,继续低头爲他服务。那根巨棒经过一番火山爆发前的酝酿比刚才刚才更加坚硬了,我双唇紧紧含压住,猛烈地套动着,手指在他敏感的阴囊上轻抓挑逗。
    他显然消受不了这样的快感,有力的大手抓进我的头猛往自己下身一下一下地弹压。我感觉那根巨大的家夥已经顶到我喉咙的最深处了。我兴奋难忍,腾住一只手来手淫,这才发现我的小X里早已经是淫水泛滥了,揉搓起来特别顺滑。
    这个粗犷的家夥居然伸出他粗壮的毛腿将我的手撩开,继而用他布满虯龙般青筋的大脚夹住我的阴唇,脚趾头拨弄凸起外露的阴蒂……上帝啊!
    他的脚趾是那麽的有力,我被这种轻微受虐般的快感强烈地冲击着,兴奋得简直快要支离破碎。差不多了,我吐出早已坚硬入铁的大鸡巴,上面沾满了我的口水,显的油光水华的,我转过身,双手扶住厕所的墙壁,把屁屁撅的高高的,微微的晃动着,好像一只发情等待交配的母狗等待着……老伯淫淫地笑着说小妹妹你真淫荡啊,我呻吟着说大叔,轻点进去。他说好的,便将身体前倾,胸肌压住我的後背抱住我身体,粗糙的手指捏着我硬硬的乳头,一阵快感便如飓风一样迅疾扫遍我的全身。
    缓缓的,它进入了我,从一开始的手淫,到後来的口交玩弄,我早已泛滥准备好的身体仍然感到了老伯鸡巴的巨大。还好,我很快适应了它,我回头双俏目羞媚地注视着背後这个日得自己欲仙欲死的老家夥,这时才深深的体会到,爲什麽大多数的女人部喜欢大鸡巴的男人,当大鸡巴塞进屄里,你会感觉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被男人充满了,被日起来那滋味儿之美真是难以言传。
    也只有这样,我不到3,4分锺的时间,就被日得连泄了四次,泄得身子都轻飘飘的,从来没让这麽粗的鸡巴操过,真的好爽!老家夥技术很好,有时候只插进去一半就不再插了,慢慢的拔出来,然後再次深深的插进去,一下整根鸡巴全部插进去。我顿时感觉整个下身就麻了,甚至是子宫里面都感觉被塞满了!
    有时候则都是全根进出,只留着圆硬的龟头停在我湿滑紧窄而有温润细腻的花径里。每一次的撞击,紫红的龟头都是毫不留情的挤开蜜穴内热情似火的嫩肉的痴痴缠绕,大力撞击在阴道深处的花蕊之中,像极了攻城用的撞门车——努力撞开花蕊娇嫩皮肉的重重堵截,突进我的子宫,好象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宫殿,龟头在大肆掠夺,最终因爲过分的兴奋倒在了子宫的肉壁上!
    因爲麻痹的性神经又传来高潮的信号。蜜穴的内壁已经不堪搓揉,但还是用力的蠕动,做着最後的努力,想紧紧咬住那火烫的龟头,如同婴儿的吮奶一般,渴求着滋润。
    不过需要的不是香甜的奶水,而是男人的精华!听着老头喘着粗气,低声吼着……原本鸡蛋大小的龟头变得更加庞大,在我红润的穴缝来来回回。
    渐渐的速度变慢了,但力量更大。很明显,老伯想延长自己的时间。但在十数下的力撞後,就再也忍不住了,粗大坚硬的大龟头都快爆炸了,最後一下重重的撞击在我子宫的肉璧上,精液像子弹一样射在子宫的最深处,数以万计的精子畅麻痹的子宫中传来的超强快感,我芳心欲止,呼吸欲停,「嘤嘤」一声,烫翻起了白眼,幸福的昏了过去。
    老头伏在美妇绝妙的娇躯上,大口口喘着粗气,满足的感受着从我这头成熟母兽子宫内传来的美妙抽搐。慢慢清醒过来,我感到大鸡巴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但仍然在屁股沟里摩擦着,好了,今天的淫欲结束了,我准备离开,不过老头却没有放开我的意思,双手还在我身上游动,我娇笑着说,怎麽还要吗?
    老伯淫笑着说:「难得遇到你这麽淫的小妹妹,还有个洞呢……」说着把我的小手放到大鸡巴上,天,我又一次感到了它的巨大与坚硬……这次老伯面对着我,擡起我的一条腿,巨物顶住了我的小屁眼,我呆了,肛交呀,我不反对,可小巧的屁眼和巨大的龟头反差实在太大了,能行嘛?老头给出了答案……他一用力,「啊!」我翻起了白眼……他的屁股是翘着的,因爲还有4分之3的肉棍未进入我身体的缘故。我不得不说他简直是个做爱高手,在我疼痛难忍的一瞬间,适时的捏住了奶头,哗的,淫水又流了出来,混着前次的精液,如同润滑剂全淌到了他的大鸡巴上,他就这样让我一边享受乳头被捏的快感的同时一边将自己粗粗的家夥一寸一寸塞进我的屁眼。
    当的屁股感觉到毛茸茸的摩擦时,我才松了口气,他全进入了!紧接着就是一波赛过一波猛烈的抽插,被满满填充着的屁眼也开始感受到一浪高过一浪兴奋酥麻的狂潮。我淫荡而忘情地叫喊着。这种姿势,我可以直接看到被操的样子,小B象要生孩子般大张着,已经没有美感可言,青筋暴露的阳具携裹着我可怜的小屁眼,肛门无耻的翻卷出来。
    娇嫩与粗硬、白皙与黑糙形成强烈的反差。老家夥更放肆地捅着我,用他雄伟的阳具猛烈地捅着。老伯笑着,抱住我肥嫩的大屁股来回抽插,有点野蛮的奸淫着我的屁眼。坚挺的肉棒深深的插进了直肠里,体验着被紧窄的括约肌包裹住肉棒的快感。
    以大鸡巴爲圆心,老伯转动我的身体,大鸡巴在屁眼里搅动着,我缓缓的转了身,居然又变爲了狗爬式。他控制着我在厕所里,到处爬动,我也完全顾不上厕所肮脏的地面了,爬快了,巨大的龟头勾着柔嫩的肛门口,肛门好像要脱出来般难受,爬慢了,则重重的顶在直肠的最深处,顶的我花枝乱颤。
    几次试图挺起身子,都被老头疯狂捂住脸狠狠的按了回去,我的小脸贴着冰凉肮脏的地面也顾不上了,只知道翘起大屁股让人奸淫屁眼。老伯身下只看得见我玉体中这一段白生生、圆滚滚的肉,好似一条大鱼被剁去了头尾,只端上中间最肥美的一截供人受用。
    我在老伯身下,只剩下了提供最实用一部分肉体的功能。一对高耸的肉峰垂在胸前,随着激烈的身体抽搐,如同两个浪头一般在胸前盘旋,荡漾,两侧的肋骨由于身体的抽搐张出鲜明的轮廓,腹部绷紧,把一个圆圆的肚脐儿拉成了细长两个。
    他甚至大胆地将我推到厕所里唯一的窗台边——窗户很低,如果不关窗户楼下的人很容易看到二楼的我们……而本来优雅的我竟然也毫无顾忌地在窗台前疯狂地呻吟,「好爽……爽……爽,啊啊……粗好粗!」老伯再一次爆发,随着大鸡巴的猛烈拔出,我失禁了,一瞬间,屁滚尿流,下身尿液,淫水,精液,乱喷,我抽搐,痉挛,随着身体的抽动,一股股污秽的液体从下身的孔穴中喷出……好不容易爬起来,回头就看到镜子中的女人,天啊!是自己吗?一张小脸惨白,最夸张的是镜子中的大屁股,屁股沟里哪平常小巧圆润的肛门张开了巨大的一个洞,肠子都看得到,更别说哪让人恶心的黄白相间的液体还在一股股的向外流着,实在受不了了,挣紮着站起,勉强穿起衣裤,逃离这个淫荡的厕所,老伯瘫软在地上,好像更加苍老了……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