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回忆

首页 论坛 成人小说 美丽的回忆

  • 该主题包含 0个回复,有 1个参与人,并且由1月, 3周前admin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107
    admin
    管理员

    我家有三个小孩∶大姊、二姊和我,两个姊姊分别大我一岁和两岁。我的姊姊都长得很可爱、很漂亮,皮肤很光滑、洁白、很嫩的感觉,因此我小时候就常常想着她们的裸体自慰,有时一天自慰四、五次也不觉得怎样。
    我国一时家中只有一台冷气机,当时放暑假,爸爸妈妈去上班,二姊去学弹钢琴,我和大姊睡午觉时就去冷气房睡觉。每次要睡觉我就很兴奋,因为我都趁大姊睡着时,手偷偷伸到棉被里去乱摸大姊,一开始很紧张,只敢去摸她大腿,手还会抖,但是摸了好几次后她都没醒,而我也更大胆了,渐渐往上移,我倒是没直接去摸姊姊的阴部,而是摸姊姊的胸部!
    当时大姊十五岁,念的是女中,发育得很丰满,我就面向着她,手在她的乳房上揉,当时感觉好软好软,但没有感觉到乳头,可能是戴着胸罩的关系吧!
    我看见大姊“嗯”了一下后一点都不动,就更加大胆了,我的手伸到她的阴部上,开始揉啊揉的,觉得凸凸的、软软的,当时整个人即使是吹冷气也一直流汗,好紧张!
    因为姊姊穿的是宽松的短裤,我就想从大腿的裤缝伸入比较不会吵醒她,正当我想把手伸到裤子内的时候,忽然发现大姊张着眼睛看着我!我吓得将手缩回来,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大姊竟然伸手进我的棉被里,往我的胯下移动!
    我满身大汗,动也不动地看着天花板,姊姊的手终于停在我的阴茎部位(当然是隔着短裤),我兴奋得阴茎猛跳动,她轻轻一抓,我就兴奋得猛烈喷射出来了。射精后我并没有软掉,姊姊看着我的脸,慢慢地伸手到我的内裤中,我勃起得更加硬挺了,但我只觉得阴茎刚感受到她嫩嫩软软的手,她马上就抽出去了,我想可能是摸到了黏黏滑滑的精液的关系吧!
    事后我们都表现得若无其事,但是每次睡午觉时,我都会在棉被下将手伸到她的内裤里,玩着她稀疏的阴毛、揉着她的阴核,甚至将手指插到她湿湿滑滑的阴道内。姊姊的阴道一开始会往外弹,慢慢就会收缩,那种软软、热热的感觉真是美妙,而且还有一直蠕动着的感觉,非常奇妙!而姊姊则闭着双眼,有时会全身颤抖一下,嘴唇则紧闭,好像怕发出声音吧!
    接着姊姊也会伸手过来握着我的阴茎,此时我会把内裤脱到脚踝,姊姊则握着我的阴茎、看着我的脸上的变化帮我搓揉。她用细细滑滑的手包住我的龟头,摩擦龟头的下缘,来来回回套弄,直到酸麻的感觉已经无法再忍耐,我就猛烈喷射出来,再赶快用面纸擦干净。
    不久后开始暑期辅导,我们就没有再继续了。直到有一天我想着姊姊柔嫩的身体,实在受不了了,便晚上趁爸妈睡了觉,跑到大姊的房间,当时大姊正在念书准备明年联考。
    我走进房间看着她的眼睛,她也没说什么就躺到床上,我非常兴奋,马上脱掉她的衣服,开始由头到脚的抚摸,大姊则闭着双眼,好像很舒服的样子。摸了她这么久,我从来没有亲吻过姊姊,此时我就用嘴唇压在姊姊的嘴唇上,感觉很湿润、很温暖,就这样压贴了很久。
    我大胆地用舌头顶开姊姊的嘴巴,姊姊没有反抗,我就在她的嘴巴内到处舔撩,感受那湿滑的触感。接着我又开始将手伸到姊姊的阴唇间抚摸她的阴核,她第一次明显因为舒服而发出叫声,我更兴奋了,还好声音不大,若被发现就糟糕了!
    接着我又去揉姊姊那粉红色的可爱乳头,感觉它们渐渐地变大,变得好有弹性,我忽然兴起含住奶头的欲念,就这样把乳头放在嘴中,用舌头去轻轻挑逗。姊姊一直都很顺从地任由我抚摸玩弄,我则仔细地观察姊姊雪白匀称的裸体。
    我不断地刺激姊姊的阴核,用手指轻轻抠,用舌头去舔,姊姊的身体变得好热,身体甚至有点粉红色的感觉,而阴道内则变得好湿、好滑、好热,一直在收缩,还流出一点乳白色黏黏滑滑的液体,看得我实在受不了,脱下裤子,阴茎立刻弹跳出来。
    看见姊姊闭着眼、张着小嘴在微微喘气……我当时已经理智全无,也顾不了伦常,分开姊姊的白嫩大腿,握着阴茎便插入姊姊的阴道内。姊姊吓了一跳,张开眼看着我,很紧张的想要推开我,但我用力压着姊姊不让她反抗,更用嘴堵住她,怕她叫出来!
    但出乎意料的是,姊姊看着我的脸,不但没有再反抗,反而抱着我,将嫩滑的舌头主动伸进我的口中与我缠绕。我很兴奋,阴茎涨得更大更硬了,用力挺进姊姊的阴道时,感觉碰到一块软软的东西,我想应该是处女膜吧?
    我大力挺进,轻易地穿过那块软膜,感觉姊姊紧紧抓着我,用脸贴着我的脸颊,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之后我开始按照A书上的示范前后抽动,但是姊姊热热软软的阴道紧紧包裹着我的阴茎,刺激实在太强烈了,抽动不到五十下,我就在姊姊的阴道内强力喷了出来,当时整个脑海一片空白,有种好累、好舒服的排放感。
    我射精后一直没有把阴茎抽出来,姊姊则继续吻着我,直到阴茎渐渐变软,我才离开姊姊的身体。本来我还想再来一次的,但是好像听到门外有声音,我非常紧张,便赶快走回自己房间,姊姊则在烦恼床单上的淡红色血迹。
    我后来很担心,第一次和大姊性交时听到门外似乎有声音,如果是妈妈那怎么办?嗯,不可能吧,如果是妈妈,她必定会进来阻止。但如果是爸爸又如何?嗯,如果是,我们就会被吊起来打了吧!我想来想去,如果真的有人,一定是二姊,我非常非常担心这件禁忌的事会被发现。
    我当时在想∶如果直接问她,万一不是,这不是露出马脚了吗?如果真的是她,我又该如何呢?这件事困扰了我很久,我想二姊才十四岁,如果看到我的阴茎插在大姊的阴道里,她会怎么想呢?
    有一天,我终于趁着大姊去补习、爸妈去喝喜酒,家中只有我和二姊时,鼓起勇气跑去她房间,我在她面前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问她。
    当时二姊穿着一件宽大的白色T恤,什么颜色的短裤我忘记了,只记得我几乎可以从衣领看见她里面的一对雪白乳房,我当时只顾着看,也忘记了要问她什么,尽找些无关紧要的东西问,然后假装要看她在写什么,靠到适当的角度想一饱眼福。
    我的二姊比大姊更亮丽,大姊是属于可爱型,皮肤光滑细致;而二姊则有双很美丽的腿,眼睛很亮,好像会说话一般。我透过衣领往里看,因为她低着头弯着腰,几乎能看见粉红色的乳晕。我好兴奋,我忽然联想到大姊的裸体,就想马上也摸摸二姊柔嫩的乳房!
    我边说话,边想像贴着二姊雪白无瑕的乳房摩擦的感觉,想着想着下面就涨了起来。
    天呀!我难以忘记二姊忽然抬头看着我裤裆时,我不知所措的紧张感觉,但是二姊却没有很惊奇的反应,取而代之的是比大姊更加大胆的举动,二姊甚至没有犹豫,转眼便以她的双手握着我的阴茎撑起的帐篷。
    我不知道二姊只有十四岁的年龄,为何不会吓一跳,或是表现出其它我所预期的反应。我反倒被她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二姊此时就告诉我说,她有看见我与大姊做不该做的事,她很想看看我的阴茎,我当时整个脸都红了。
    她笑了笑,把我拉到床边,慢慢脱去我的裤子,我又红又热的阴茎顿时弹了出来,我觉得头昏脑胀,躺在二姊的床上,而二姊则张大眼睛,仔细地用各个角度观看。
    她用食指和拇指让我的阴茎弹来弹去,忽然以右手握住我的阴茎,我感受到柔软的手掌轻轻套弄的舒服感觉,一时间没忍住酸麻,弹跳着便喷射出来了。二姊吓了一跳,急忙躲开,但是一部份已经射在她的脸上。
    这时听到玄关有声音,我整个人都呆掉了,赶忙跳起来穿好裤子。二姊更紧张,快步走到浴室关起门去清洗精液,而我则假装若无其事地走出去,原来是大姊补习回家。
    当天我没有再去找大姊或二姊,当然是怕爸妈随时会回家,结果爸妈等我睡熟了之后才回来。
    自从二姊对我有所好奇心,我就有预感我与二姊可能也会有肉体关系。随后几天,我一直想看看二姊的裸体,看到二姊时就会幻想着她没穿衣服∶雪白的乳房衬着粉红的乳头微微翘起,而毫无瑕疵的美丽双腿尽头应是隆起的阴阜,上面覆盖着柔细的阴毛,中间则有一条淡红的肉缝,慢慢流出闪着晶光的黏液。
    终于有一天晚上,我看爸妈很早睡,就跑到二姊的房间。二姊当时已经睡着了,她穿着短裤,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盖着凉被向着墙睡,露出的大腿洁白光滑,那种嫩嫩的感觉真让人好想咬一口。我就想∶上次二姊都直接握住我的阴茎了,我摸摸她的大腿应该没关系,想是这样想啦,但是摸之前还是很紧张,整个脸都烧烧的。
    我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将手掌贴着二姊的大腿内侧,可能是我的手太烫热了吧,二姊震了一下,转身过来,一看是我,也没说什么,只是要我赶快上床。
    我依言上床,二姊表现得很积极,让我很惊讶。她要我脱去裤子,我当时已经涨得很硬了,脱裤时整支阴茎是弹出来的,她对这个动作好像觉得很有趣,又抓着我的阴茎让它再弹一次。二姊这次比上次更大胆,两只手都用到了,张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仔细观察我的阴茎,我的肉棒被她柔软的小手翻来翻去,涨得有点难以忍受,赶紧叫她停手。
    接着我要二姊也脱掉衣服,我还没看过二姊的身体,尤其想看看二姊的阴户和大姊的有何不同。二姊倒是没有反对,大方的去脱衣裤,我看着二姊一件件地脱掉衣裤,真的很兴奋,把她拉着躺下,在她身上到处抚摸。
    我觉得二姊比大姊敏感好多好多,我也没摸多久,二姊已经双眼朦胧了,当我的手伸到二姊的阴唇上时,她几乎是将整个阴部贴向我的手,当我的手指碰到阴核,二姊已经张开嘴气喘不已了。
    二姊的阴户真像一个新出笼的馒头,白馥馥的,阴阜上只有几丝不易察觉的嫩毛。我翻开阴唇,映入眼中的是漂亮的鲜红,将一只手指轻轻送入阴道,整个阴道都湿湿黏黏的。我用舌头轻轻舔舐阴核,二姊似乎到了她忍受的范围,大力地喘气,腹部一直扭动,她伸手压住我的手,不让我的手移动,我心生邪念,拉开她的手,不断刺激她的阴核,同时也含着她早已变大的粉红乳头,不断用舌头摩擦。
    二姊身体愈扭愈激烈,将大腿交叠着夹紧我的手,不久后,终于抱着我抖了一抖,泄了出来。
    接着,我并未征求二姊的同意,直接就将阴茎插入二姊的阴道中,尽管这不应该发生,二姊却也没有拒绝的反应。插入后,我的阴茎感到好紧、好温暖,而且还有间歇蠕动的感觉,真的非常舒服!我在想∶如果我第一次是插在二姊的阴道中而非大姊的,可能插进去动都不用动就会受不了那感觉而射精了。
    我开始想要做抽插动作了,二姊的阴道很紧,还好,二姊真的分泌出很多淫水,我才能顺利推入。我用力顶破了二姊的处女膜,但是二姊除了稍微皱一下眉头外,却还是张着红红的嘴喘气,流着汗,依然很舒服的样子。
    我开始在二姊的小穴中进出抽插,看着二姊恍惚的脸庞,禁不住将舌头伸到她的口中,与她滑润的舌头缠绕,双手则在二姊柔软的躯体上摩擦,二姊不断发出“嗯……嗯……”的声音,声音很好听,让我有更迫切需要的感觉,我也更努力的想满足她!
    我加快速度猛插二姊的嫩穴,而二姊的阴道不断地收缩给我很强的刺激,但我极力忍住酸麻,给予最强力的抽插。就这样狂干了约三、四分钟左右,忽然二姊将柔软的乳房贴向我,抱紧我一阵哆嗦,阴道内似乎有一股什么热热的液体泌出,我的龟头一热,再也无法忍受,一抖一抖地喷射出来,而二姊柔软湿滑的阴道壁还紧紧地含住我的阴茎蠕动,紧紧压迫着我的阴茎挤出每一滴精液。
    我从来没有如此舒服,射精后整个人都昏昏的,趴在二姊身上动也不能动,阴茎在二姊阴道中好久都还是硬的。在射精后快感通常会很快消失,但干完二姊后,我却感觉酸麻感一直留在那里而没有很快散去,真舒服透了!而二姊则歪着头闭着眼睛,张开湿润的小嘴喘气,嘴角甚至流下口水。
    我们维持着这样的姿势好久,我的阴茎才软掉,我将肉棒自二姊的穴中抽了出来,二姊也起身跪着要帮我清干净。没想到,她一跪起来,白白的精液和她自己的黏液并和着一点血迹缓缓沿着大腿流下来,我们吓了一跳,怕沾到床单,趁还没流到床上,赶快去浴室洗掉。
    二姊没穿上裤子就走去浴室,没想到在去浴室时,刚好大姊念完书也要去浴室,我们看到有人在外面,当场呆在那里。
    大姊看着我们,看着裸体的二姊,看着白浊的精液和透明的黏液已经流到小腿了,对我们笑了笑,欠欠身让二姊进浴室清洗,我则赶快回房睡觉了。
    当天晚上我回房间后,一直睡不着,心中有点罪恶感。和姊姊们发生肉体关系我很怕给爸妈知道,但是和姊姊一起摩擦身体和干姊姊们的小穴的感觉真的令我觉得很刺激,而且一想到我们都是同样的血缘,就令我脸颊发热,下面不断涨大。
    到了学校上课时,我还会一直想,想摸姊姊光滑的裸体、想揉姊姊柔软的乳房、想在姊姊湿润的阴道中插入我的阴茎、感受那种被紧紧环绕的感觉,想与姊姊缠绕在一起互相亲吻。
    我每天回家后,趁着夜深时就会溜进大姊或二姊的卧室,和姊姊们再来一次灵肉交融的结合。我的阴茎近来迅速长大,高昂时足有五寸半左右,龟头径粗一又四分三寸(大姐替我量的),而且因时常性交,持久力也大大的增加,每次交媾时间也自原先的两、三分钟增长至半小时以上,而且可以连来三、四次,在姊姊多次高潮后才射精。
    有时我会先和大姊做爱,待她十分满足后,再溜进二姊卧室,享用二姊美少女的肉体,采她的小穴花心。因为已经射精一次,阴茎敏感度减少,必须抽插很久(有时需一小时多)才会射精泄欲。为了公平起见,有时我会先和二姐性交半小时,然后再去大姐床上,奸淫大姐一个多小时。
    虽然被我这样猛力奸淫蹂躏,两位姊姊却从不抱怨反对,反而更加爱我,做爱时都紧紧抱着我,一任我抚摸她们的白嫩均匀的女体,舐弄吸吮乳房和阴户,用各种姿势抽插奸干她们的小穴。
    她们两人的月经期不相同,这倒便宜了我,夜夜都有穴可干,从不间断。但是姊姊们因为怕我射精在她们体内会怀孕,常常都要我在感到要射精时就赶快把阴茎拔出来。
    这样做我总觉得很遗憾,后来她们终于答应让我插在她的嘴巴里射精,我觉得刺激更大,因为一方面看着姊姊可爱的俏脸流着汗、张着红红湿湿的小嘴含着我的阴茎,眼睛眨着观看我的反应,我就很兴奋了……一方面我的阴茎在她温暖的口中跳动,而姊姊灵巧的舌头摩擦着我的龟头,每次我都难以忍受不断袭来的酸麻感觉,最后只有深深的将精液射进姊姊的喉咙。
    我们发觉这是很好的方式,因为床不会弄脏,而姊姊将我的精液喝下也不用再拿面纸擦,只是她们比较无法享受鸡巴在她们的干花心中射精的美感,所以每在她们的月经安全期时,我都会将精液直接射在姊姊的阴道里。看着姊姊朦胧的眼神、张着嘴喘着气、阴道不断收缩吸吮着我的鸡巴,我真快乐极了…标签: 爸爸, 处女, 近亲乱伦, 妈妈和学姐偷情天气越来越冷,洗澡就变成一件很痛苦的事了。
    因为女友抱怨我都没时间陪她,我便辞掉便利商店的工作,好增加俩人见面的机会。他今晚约了女友要看电影,所以一下课就连忙先回来洗个澡。但是这波寒流实在太强了,他不情愿的带着盥洗用具,和几天来换下的脏衣服跑到浴室,却在浴室门口和人对撞了一下。
    我赶忙退后一步,一看原来是住在楼梯上来转角处那个小房间的三年级学姐李玲玲。她刚洗完澡出来,因为卸下了隐形眼镜,视线模糊,我也太过于急躁,两个人才会撞上。
    玲玲身高才155 公分左右,肉倒却是不少,因为还年轻,我撞上的感觉发现她的身体还很有弹性。她没戴眼镜,眯着眼睛搞不清楚遇到的是谁,我便先开口道歉说:“对不起!学姐。”
    玲玲听出来是我,笑着说不要紧,回房间去了。
    浴室中水汽弥漫,我进到里面,先将脏衣服洒上洗衣粉,然后泡在水桶中,又将身上的衣服也都脱下一起浸泡,才拿起莲蓬头,开始洗澡。
    正冲着热水,却看到澡缸边上放着一条女用三角裤,蓝底小圆点,不禁好奇的拿起来看一看,哎哟!这内裤还真时髦,又小又薄,正面剪裁成V字的形状,上头还缝着一只小巧的蝴蝶结,我的脑海浮出实景,这裤子恐怕穿起来只有一个箭头大小。不用说!这应该是刚刚的玲玲留下来的,我真是怀疑,胖胖的玲玲如何穿上这件小内裤?老实讲他的确无法想像!
    不过这内裤的样子实在诱人,管它是谁的,他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的把玩着。要不是马上就要和女友见面,说不定他会先打上一枪。
    等我洗好澡,打开浴室门透透新鲜空气,拿过方才泡好的衣服在洗脸盆里搓着,男生的洗衣服的方式总是这样随便打发。
    开了水龙头,呼呼的冲着水,门外有人说话。
    “学弟,我拿个东西。”
    是玲玲。她走进来,到浴缸边东张西望,却找不到的样子。
    “找这个吗?哪!在这里……”我将那条小内裤递给她:“我已经顺便帮你洗好了。”
    玲玲一下子羞得满脸通红,接过内裤,说了声“谢谢!”,比蚊子的声音还小,赶快逃回房间里去了。我作弄成功,得意的笑了笑,收拾好衣服,拿到阳台去晾,然后就出门赴约会去了。
    到了晚上十一点快到了才回来,一上到六楼顶,刚好玲玲的房门打开,她端着一个酒精壶走出来。
    “还没睡?学姐!”我说:“这么晚了还煮咖啡啊?”
    玲玲看见是我,脸又红了。
    “是啊……还要念书,”她嚅嚅的说:“期末考要到了嘛。”
    “你泡什么咖啡呢?也请我喝一杯吧!”
    “好啊……曼特宁,好不好?”玲玲说。
    “好的,好的,”我说:“我放一下东西,马上来。”
    我回房换了一件舒服的短裤,又去敲玲玲的门。玲玲打开房门让他进去,这房间真小,大约两坪不到,玲玲和我一样,除了床之外,只有一张矮桌,平时就坐在地板上。
    桌上的酒精灯已经在燃烧,我也坐到矮桌边,看见玲玲桌上摊着几本书,她这时戴着一副普通眼镜,拿了支笔咬在嘴里,面对书本疑惑的思考着。我拿过一本来看,商用统计学。
    “期末考还有两个礼拜,不是吗?”我说。
    “不行啦,我这门是重修的,又都读不懂,要早一点准备。”玲玲回答。
    水开了,逐渐浮上来淹没咖啡粉,玲玲将酒精灯熄灭移去,让咖啡重新沉下来,然后给自己和我都倒了一杯。
    “你有修统计吗,学弟?”她边舀着小汤匙边问。
    “有啊!”
    “那你教教我这一题好不好?”
    “我看看,”我说:“我也不一定会。”
    那是一题机率分配,由动差母函数导出原动差的问题。我的确不怎么会,两人就干脆坐得近一点,一起研究起来了。玲玲对这门功课实在抓不到重点,一会儿之后,我已经算通了,她还是对着算式想半天。
    我喝着咖啡,看着专心的玲玲。其实玲玲的面貌还算不错,大大的眼睛戴着眼镜,嘴唇稍大而且厚,脸蛋儿圆圆的,仔细的看会发现皮肤很好,虽然不白但是很细很光滑。
    因为都这么晚了,她只套着一件浅灰色的家居服,可能是她比一般女孩子多肉的缘故吧,本来应该宽宽松松的家居服,她穿起来竟然前凸后翘,可惜的是中间比较没有腰。我不禁想起那件小三角裤来了。
    “不知道她现在穿的是什么?”
    我又坐得离她近一点,问:“还没想清楚吗?”
    她摇摇头,仍然在思考。我假意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却就将手留在她肩上没有收回去,起先玲玲也没留意,后来才发现我一直贴过来。
    “学弟……”
    玲玲的心碰碰乱跳,自从自己变胖以来,不知多久没有男生肯这样亲近她了,这学弟不是有女朋友吗?……怎么还……?
    我假装没事,继续跟她说着算式的内容,玲玲哪里有在听,我的手已经移到她的腰上去了,她只觉得一阵酸软无力,看看我,他却是一脸正经的还在说着解答的方法。
    我的手慢慢的用力,她就跟着贴到他身上,然后那只手又回到她肩膀,沿着她的肩,脖子,到头发上拨弄着,等到我都讲完,再问她:“懂了没有?”
    “学弟……”玲玲又说,这时整个头都已经靠到我肩上了。
    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搂着她,说:“我们继续看……”
    玲玲怎么还有心思继续看,她脑海中现在是一片紊乱。
    忽然,灯光全灭了。
    “停电吗?”我自言自语。他将酒精灯点着,然后跟玲玲说:“怎么办?不能看书了!”
    玲玲仰着脸看他,说不出话来,他伸手取下她的眼镜,就着摇曳的灯火端详她,她双眼迷蒙,一张脸又红又烫。我就吻了上去。
    她让他吻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又费了很大的劲才撬开她的牙齿,伸舌到她嘴里,她还是没有动静,不过也没有反抗就是了。
    我让她躺下来,一面吻着一面动手,自她的腰部缓缓的向胸部摸来,玲玲仍然没有动作,只是身体在发抖。后来,我就摸到乳房了。
    这对乳房真好,又肥又大,十分有弹性,和其她几个女孩子的大异其趣。我先是沿着乳房的周围划圈,然后慢慢缩小范围,快到顶峰时又划着出去,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
    玲玲仍然一动不动,但是呼吸越来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着,惹得一对大乳房也动荡不安。后来,我攻上了顶端,并且有力的揉动着,玲玲终于“嗯……”的发出声音,嘴中的舌头也搅动起来。
    我见她开始有了反应,就更加积极起来,他从嘴唇吻到她的脖子,还在脖子上啮出吻痕来。
    “老实告诉你,我是吸血鬼……”他跟她开玩笑说。
    “哦……吸血鬼……哦……”她才不管他是什么,她已经融化了。
    我的手从大乳房上移走,去摸玲玲的大腿,她的腿和胸部一样多肉,我一摸上去,她的一双腿就又直发抖。我将她侧抱着,再隔着衣服摸到她的屁股,那两片臀又圆又厚,摸在上面十分弹手,他流连了一会儿,就伸进家居服里去了。
    他仍然在腿根深处摸着,从内侧到外侧,又轻又柔的交互抚弄,玲玲一直“啊……啊……”的轻唤,再接着,他就又摸上她的肥臀,这次没有任何的阻隔。
    我的手指头顺着三角裤的缝边移动,这裤子的质料很软,他继续走着,来到三角形的最下端,他再略为用力深入,接触到很温暖的一条肉缝,然后就留在那儿。
    玲玲被人摸到神秘地带,自然的双腿夹紧,使得我不好动作,我想将她双脚打开,她紧张的搂着他说:“学弟,我怕!”
    我坐起来,将她的裙子撩起到腰间,玲玲赶忙翻身怕被我看到正面,那圆滚滚的屁股正好尽入眼底。两团又翘又鼓的软肉,绷着一条浅紫色三角裤,将臀部托得紧紧的。我先在上面摸了一会,双手用力,要将她翻正。
    玲玲扭捏了好一下子,还是让我给翻过来了,正面的景观更好看,那裤子的正面是透明的,我讶异的看着,没想到这胖妞的内里竟然这样新潮。
    只是我有一点怀疑,从三角裤的透明部分看去,好像没有看到玲玲的毛发,不过这反正也不重要,他撑开玲玲的腿,用指头在那最丰腴凸出的地方摸着。
    这次玲玲的反应强烈,挺动着臀部,双手要来抓我的手,被我挡着了。
    “不要……别……摸那里……啊……啊……不要……别再摸了……啊……怎么这样……啊……不行……求求你……啊……学弟……啊……不……不……别伸进去嘛……啊……啊……”
    我已经从裤底缝伸进去了,玲玲的阴户早就湿得乱七八糟,还有一点就是,玲玲真的没有毛,一根都没有。
    “啊……啊呀……不要啊……嗯……嗯……轻……轻点……啊……啊……怎么……啊……会舒服……啊……好舒服……学弟……你……你……啊……啊……我好奇怪啊……嗯……嗯……啊……别……啊……”
    我在她光溜溜的阴蒂,阴唇到处乱摸乱挖,真是新奇的经验。玲玲已经神智不清了,所以后来我要脱掉她的家居服时,她一点意见都没有。
    她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胸围,因为她的乳房太大,所以胸围是全罩杯的那一种,软软薄薄的,看得到突出的两点,我将它也脱掉,露出像大香瓜一样的奶子来。我一手握了一颗,姆指和食指同时在硬硬的乳头上揉着,它们就更挺硬了。
    我摸了一阵子,突然将她抱着扶坐起来,然后自己站起到她面前,玲玲仰着头看他。
    “帮我脱裤子。”他说。
    玲玲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好顺从的解开他的裤带,拉下拉炼,那短裤自然的滑下来了,我又催着她来脱内裤,内裤一被拉下,直挺挺的阳具“突!”的弹出来,就刚好在她面前点着头。
    她惊讶也很好奇的看着,我拉过她的手来摸鸡巴,她害怕的握着,紧张得双手发抖,那鸡巴在她手里不免胀得更大更硬。
    我忍耐不住了,他再次推倒她,一手拉下她的三角裤,伏身上去。玲玲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恐怖的闭上眼睛,等待男人的侵入。
    接触之后,玲玲又惊讶奇怪,那下身传来的感觉,竟然不是原先所预期的痛苦撕裂,而反而是舒美的满胀感,我已经闯进来了。
    玲玲奇怪的张开眼睛,发现我也正在看她,他们鼻尖对准鼻尖相望着,房间内酒精灯微弱的灯光,还真罗曼蒂克。我又来亲她,而且开始了下体的抽动。
    “哦……”玲玲喉头吐出难耐的声音,同时闭上双眼,双手抱着我,表示她的满意。
    我的鸡巴插在玲玲里面,觉得又紧又热,虽然玲玲的分泌只是普通,但是依然十分滑畅,我享受着龟头和穴儿肉摩擦的美感,并不急着快抽。玲玲也觉得美极了,没曾经历过的感官快乐一波波的涌来,这是她从来都想像不到的。
    “啊……啊……学弟啊……真好……嗯……嗯……好学弟……怎么会……这么舒服啊……嗯……嗯……”
    “学姐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啊……啊……你真好……嗯……”
    “那我要插快一点了哦……”
    “好……好……插快……一点……哦……哦……真好……啊……啊……更美了……好弟弟……爱死你了……好舒服……好美啊……哦……哦……”
    玲玲更入佳境,露出骚态来,我故意作弄她,停在外面不肯进去。玲玲把个大屁股用力向上乱挺,就是迎不到鸡巴。
    “弟弟……别这样……”她也知道我使坏:“进来嘛……好不好嘛……”
    我见她浪得厉害,又骚又嗲,其实胖女人也有媚处,于是鸡巴一挺,又插到底,而且马上奋力的干插个不停。
    “啊……对……对……真好……啊……啊……好弟弟……真乖……姐姐娣?
    玲玲快要高潮了,我更快马加鞭,送她一程。
    玲玲到了,她高潮的时候反而叫不出声来,张大嘴巴,双眼失神,腰杆悬空,穴儿紧缩,一副昏死的模样,我放慢速度,等她回过魂来。
    她终于吁了口长气,幽幽的说:“我的天,真舒服,这……就是高潮吗?”
    我奇怪的问:“你没高潮过吗?”
    玲玲点点头,忽然间,灯光大亮,电又回来了,她羞得躲进他怀里。我又再慢慢动起来,同时低头啜着她的乳头。
    “嗯……嗯……”她尝过甜头,现在受用起来。
    我插了几十下,忽然又拔出鸡巴,将玲玲翻过身来,要她趴跪在地板上。玲玲翘高屁股,低下腰身,别看她肉感十足,全身可是软若无骨,这个趴下翘臀的姿态硬是迷死人,浑圆结实的屁股,干净无毛的小穴,我看得忍受不住,赶快又凑上鸡巴,“啧……”的一声,全军覆没。
    “哦……”
    现在的玲玲又骚浪又肯叫,使得我马不停蹄的奔腾着。
    “嗯……嗯……好深啊……弟弟真棒……啊……啊……姐姐美死了……哎呦……每次……都插到……人家……啊……最深……的……嗯……地方……啊……要美死人了……啊……啊……”
    她断续的浪叫,听得我越来越捉狂,一阵暴烈的冲刺之后,俩个人都来到崩溃的边缘。
    “啊……啊……弟弟……完了……姐姐又……完了……啊……啊……”
    “我也……要射了……”
    她们同时一起抽蓄,玲玲又出现那种昏死的样子,趴在地板上。我鸡巴头猛胀,他将它抵实花心,一番喷洒,也泄了出来。
    我抱着她躺下来,享受事后的温存。玲玲告诉他她以前的故事。
    原来念玲玲国中的时候就发育得很好,身材亭亭玉立,高一她认识了一个男朋友,在一次意外的机会,俩人发生了亲蜜关系,结果那时玲玲痛死了,又有罪恶感,便一直埋怨那个男孩子,不肯再见他,同时也不接他电话。更后来,她索性将自己养胖,让男生不再对她有兴趣。
    “结果,”她说:“谁知道你这大色狼还是来欺负人家!”
    “他就没有再找你吗”我问。
    “他有时还会打电话去我家……”玲玲说:“反正我不接,所以很少了。”
    “嗯……”我不置可否。
    “现在你弄了人家,”玲玲狡滑的笑着:“你必须要负责……”
    “我……我……负责……?”我慌了手脚。
    “瞧!死没良心的,算了……”玲玲啐着他说:“你觉得我应不应该重新接受他呢?”
    “那得看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玲玲笑了笑,也没回答。过了一会她才又说:“不过,我要先恢复以前的身材才是。”
    我倒是赞成。
    “你觉得……”玲玲又笑了,她伸手去摸着他的鸡巴:“这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减肥运动呢?”
    我当然觉得是,只要她不是硬要嫁给他。
    这一夜,她们俩人几乎没睡,天亮的时候,我要回房去,玲玲说:“我的统计学,你可必须要教我到期末考结束哦!”
    “我会死的。”我愁眉苦脸。
    “不会的,”玲玲吻着她:“你不是吸血鬼吗?”
    我自作自受,只是一脸苦笑……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