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铃

首页 论坛 成人小说 雨霖铃

  • 该主题包含 0个回复,有 1个参与人,并且由3月前admin 最后一次更新。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287
    admin
    管理员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这里是洛水河畔,而今已是初秋时节,天气微寒,零落的树木上寒蝉发出了最后的嘶鸣,仿佛嘲笑着我此时的冷落孤寂。七月初七,这个让人怀念又神伤的日子里,我总是抑制不住对你的思念。每年的这天,我都会来到此处,对着这天,这水,这亭台,这夕阳,这白云蓝天……久久无语。从早到晚,静坐在这里,期待着你再次出现。一呆就是一个月,明天又到了回家的时候了。
    我今天不回去了,我要在这杨柳岸边,静静地看着曾经照耀你我的残月,我要让着寒风带出你的温暖,细细回味,我怕忘了,忘了你的温润,忘了你的“记得我。”
    月亮从东山爬到了中天,暗淡的月色中仿佛有着淡淡的余韵,不知道是不是月神下午喝醉了酒,不小心打翻了酒坛,酒香随着月色撒落了下来。我看着这月色,凝望着粼粼的水光,不由微微有些失神,渐渐地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依然是那个让人懊恼的下午,利欲熏心的哥哥让我的心一阵阵地揪疼,身上感觉吹来的不是寒风,而是冰雪。我独自一个人离开了那压抑的宫殿,纵马来到了这个不知离家有多远的地方,心里终于微微有些舒缓。下马来到这河畔,看着那被风吹皱的波纹,眉宇间不由舒展了一些,仿佛自己的愁绪被荡开了一般。看着这虽不宽广却分外宜人的河流,我忍不住吟道:“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吟罢,忽然感觉天色有些暗了,细细一瞧,原来河畔起雾了。
    正打算起身离开这里,却依稀听到雾气缭绕的河岸深处有歌声传来,凝神细听,仿佛是“思君子兮不敢言”,声音悠扬悦耳,如同仙籁,让我忍不住想揭开雾气,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神仙中人儿能让人闻声起意,心向往之。我立在河畔,翘首以待,只听声音愈发的清晰动人了,显然这声音的主人正往岸边驶来。
    没过片刻,我隐约见到雾气深处有影像晃动,仿佛有什么要冲出来似的。我心中千呼万唤,终于看到一艘小舟从雾气中缓缓行来,舟中有一位雾气般迷蒙的白纱女子,歌声正是从她口中传出。我一边凝听,一边打量,可那舟行得缓慢,总觉得雾气隔得看不真切,心里和猫挠了似的,恨不得冲到水里把那小舟拉到岸边来。
    终于,那小舟驶近了岸边,女子的歌声也停止了,只见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我不由看得痴了,心里只道,世间还有如此妙人儿,要是能与她说两句话,岂不是就成了神仙中人。不,必须与她说两句话,否则我这二十年岂不白活了!想到这里,我不由道:“仙子……”说了两字,实在不知如何开口才不会亵渎了佳人。不过我的话明显起到了效果,只听那已经驶到岸边的小舟上传来动听的声音:“公子,可是唤的奴家?”
    我听了这话,一时没反应过来,那女子又问道:“公子,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听了,脸上不由一红,脱口道:“仙子你太漂亮了,我忍不住想瞧仔细些,却怎么也看不真切。”话一出口,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了,但出人意料的,对面的仙子并没有生气,反而问我:“那公子想怎么看真切法啊?”说罢,下了小舟,来到了我的身边。我看着眼前的佳人,忍住把她的面纱扯掉的冲动,问道:“小子陈思,河南洛阳人,敢问仙子芳名,家居何处?”对面仙子听了,细声道:“奴家宓妃,公子可是诗名遍华夏的那位陈思?“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公子最懂女儿家心思了,妾身可是每天都读公子的诗呢!”
    我听了这话,谦虚道:“些许微名,不足挂齿。今天见了宓仙子这般天人,才发觉一切都不重要了,不知陈思是否有幸做仙子的入幕之宾?”宓妃听了我的话,羞道:“公子怎么能这样,才刚见面就问人家这种羞人的问题。简直,简直……”
    “简直怎么样?”我接口问道。
    “简直是个流氓,哪里像传说中文采绝世的陈思,你不会是假冒的吧?”
    “别说我陈思一介凡俗,就是天帝下凡见了你也忍不住,像宓仙子这种妙人儿,要是能让我陈思一亲芳泽,别说些许薄名败坏了,就是命不久矣我也甘愿!”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廉耻呢,才见面就对人家动坏心思。”听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我不由向她细望了几眼,见她神态天真、娇憨顽皮,自是有一股分外动人的韵味儿。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上前一步把她抱在怀中,一把揭下她的面纱,只见她眉如远山,眸似秋水,面如皓月,唇似点绛,齿如瓠犀,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让我不自禁的向她诱人的双唇吻去。她下意识的推拒道:“公子,你……”话未说完,那柔嫩的绛唇就被我堵上了,她推拒了两下,没有效果,反而被我顺势侵入了她的双唇,品尝起了她的香舌,我失去了理智,卖力的吸吮着,仿佛这是世间最动人的美味,我整个人都陶醉了,双手也不由把她抱得更紧,努力的想把她揉入我的体内,让我们变成一个人,永不分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终于不得不把她放开。她双颊通红,气喘吁吁道:“公子,你,你怎么能这样……”
    我听了这话,知道自己有些冒失了,忙解释道:“宓妃,你太动人了,让我怎么能忍得住,我恨不能憋死在你的双唇下,恨不能把你揉进我的体内和你合成一个人儿!宓妃,我虽然写了很多诗,但我以前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今天见了你,我才知道自己以前是多么可笑,我不能没有你,真的,跟我回家吧,让我爱你一生一世,让我拥有这个世界吧!”
    宓妃听了我的话,眼睛湿润了,道:“妾本是这洛水之神,因慕公子才名,才出来与公子一见,今听了公子一番话,让妾情何以堪啊,妾身出来见公子本已违反天条,如果再与公子共结连理,势必惹玉帝震怒,降下灾劫,妾身倒不是惜命,就怕连累公子……”说着这话,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见了不由有抱住她,道:“我不怕,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也不在乎!”说着,我又吻上了她,她这次没有抗拒,反而努力地迎合着我,我的双手也再也忍不住地向她胸前的山峰攀登而去,直觉入手一股温润滑腻,让人爱不释手,顶上那颗珍珠也已经坚挺翘立,让我下意识的揉捏的更用力了。
    宓妃娇声道:“陈郎,轻点,慢点,妾身今天都是你的,你有的是时间。”说着,挥手间聚了一团雾气,做了个云床放在岸边。我见了一把把她抱起放在床上,手上动作不停,从乳峰向下划去,同时双唇吻上了她白皙的脖颈,贪婪的吮吸着,并不断地向下滑去,终于吻到了那两个诱人的紫葡萄,我如获至宝,卖力地舔舐,手上的动作也丝毫未停,左手继续摸着乳房,右手在光滑的小腹上流连忘返。
    宓妃在我的爱抚下娇喘连连:“陈郎,感觉好奇怪啊,妾身受不了了,妾身全身酥麻,感觉和丢了魂儿似的,哦,哦……妾身要不行了”说着还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褪下往云床下扔去。
    我听了这话,感觉自己胯下硬的要爆炸了,涨得生疼。双唇也不由自主地向下吻去,经过小腹,流向双腿,但看到双腿间的那一抹浓黑亮丽,我忽然停住了。站起身来,盯着全身赤裸躺在云床上的宓妃,感觉就像是一件无暇的艺术品,让我心中的欲念都受到了压抑,看着她迷人的双腿间那抹黑森林间的粉嫩,以及粉嫩里那丝亮晶晶的水渍,我想起了陶公的话:“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我感叹着对宓妃道:“你真是上天赐予我的珍宝,我要吻遍你全身的每个角落,再让你的体内打上我的印记,让你永远属于我。”
    宓妃听了,动情道:“来吧,陈郎,我是你的,我全身都是你的,来占有我吧,让我做你的女人吧!”我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了,一头扑在了她的身上,仔细的亲吻吸吮她的身体,从大腿到脚尖,又反过来,从脚到头一直亲到她的耳垂,连娇嫩的菊花蕾都没有放过,那里没有任何异味,我轻轻的舔舐就让她浑身颤抖,一股淫水喷薄而出,我大肆地吸吮着吞入了口中,让她更是娇羞激动不已。当我舔到她的耳垂时,她终于也忍不住了,道:“陈郎,快点儿,我受不了了,快要了我吧,我下面痒死了,你快帮帮我,我全身都难受死了!”
    我听了这话,只觉得下面差点喷射而出,强忍住把她按住狂抽猛插的冲动,在她耳边细声道:“宝贝儿,我亲遍了你的全身,你已经是我的了,但是我的弟弟还不是很满足哦,他想让你亲亲他再开工哦!”说罢,我把她的头往我的胯下按去,她羞急道:“不行,这太羞人了,妾身做不来的……”我听了这话,不仅没有放弃,反而更增添了征服的快感,把她的头用力地往我的胯下按去,她挣扎了两下,见我没有松手的意思,便认命的往我胯下吻去,来到胯下,看着我鼓涨的亵衣,小心的为我褪去,我的大鸡巴一下弹了出来,打在她的脸上。她用手小心翼翼的握住一手不能环抱的大肉棒,颤声道:“他这么大,人家怎么含得进去吗?”声音婉转妩媚,害得我差点当场射在她的脸上。
    她虽然那么说着,还是乖巧的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舔了一下,并特意把舌尖往我的马眼里探了下,我只觉得一阵酥爽从胯下传遍全身,嘴里不由哦的呻吟了一声。她听了仿佛受到了鼓励,卖力地舔起了我的龟头,并慢慢的把我的肉棒含入口中,她的含得很小心,但牙齿还是不免的碰到了我的龟头,略微有些疼痛的感觉传来,但看到我的鸡巴把她迷人的小嘴塞得满满的,感受着口腔内的湿滑柔嫩和小香舌灵动地舔舐,我立马有了一种要飞起来的感觉。
    她慢慢地舔舐,逐渐的适应了我的粗大,开始上下的套弄,我忍不住也随着往上挺了两下,一下顶到了她的喉头,使她有些干呕,便心疼地不再动了,任她施为。很快她便变得越来越有技巧,让我感到一阵阵快感直冲脑门,终于,我感到自己忍不住了,于是把鸡巴从她嘴里抽出来,翻身把她压在下面。用龟头努力的在她的穴口摩擦,她忍不住淫水潺潺道:“陈郎,别逗我了,快点插进来吧,人家受不了了啦!”
    我听了她淫荡的话语,再也不能忍受了,用力的往前一挺,进入了她的体内,只觉得自己一下进入了一个湿热紧凑的环境中,被紧紧包里着,在艰难前进中透出来一股吸力,让我忍不住努力前行,不断开拓,终于我遇到了一层阻碍,我知道那是什么,我稍微往后退了一点,猛一蓄力冲了过去。
    “啊!好痛啊,陈郎,你慢点,你的太大了,妾身有点儿受不住。”
    “宝贝儿,第一次都会疼的,你忍着点儿,一会儿就好了。”
    “陈郎,我不怕疼,只要你惜我爱我,每次都这样疼我也受得住。”
    我听了这话,心下一阵深深的感动,低头舔舐着她的面颊,慢慢含着她的耳垂说:“宝贝儿,我这一生都会对你不离不弃,怜你爱你,你就是我的一切,我会像爱生命一样爱你!”
    说着我含住了她的乳头,下体也开始慢慢抽动,她本就已经泥泞不堪的小穴听了我的情话后变得更加湿滑了,渐渐地她适应了我的粗大,我开始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她也渐渐被快感袭击了:“哦,哦,陈郎,好舒服啊,你弄得我太舒服了,人家全身都爽透了,啊……我要上天了,啊……天哪,受不了了……”
    “宝贝儿,你的小穴好紧,夹得我也好舒服,我喜欢你的湿润温热。我要射得你满满的,我今天要不停地干你,我要和你融为一体。”
    “啊……陈郎,我受不了了,你弄得我太舒服了,啊……我要来了,啊!”一股热流直冲我的龟头,我感觉一阵舒爽传遍全身,再也忍不住地大力抽插起来,在小穴的痉挛与吸吮中喷射而出。
    “啊,烫死我了,陈郎,我好高兴,我终于是你的人儿了!”
    激烈地缠绵之后,我搂着宓妃躺在床上,静静地看着天空的弦月,觉得这半轮明月分外可爱,宓妃也看着天空道:“今天的月色好美!”我低头看着她,深情地道:“月美人更美!宓妃,明天跟我回洛阳吧,我要和你成亲!”宓妃听了,略一犹豫,答道:“恩!”我们就这样相拥着,说着情话缓缓睡去。直到清晨,我蓦地醒来,只见四周一片空旷,我就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周围只有一片杨柳岸,晓风残月。我慌忙的起来高声道:“宓妃,宓妃,你在哪里?”回应我的只有早起的鸟鸣,我颓丧地跌坐在地上,忽然感觉手上有什么东西,转头一看,是一片白纱,上面落红点点,并用鲜血写了三个字:“记得我。”我拿起来,深深地捂在怀里,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下来。
    这时我感到脸上一凉,不由从回忆中回转过来,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我脸上的泪水却再也止不住了。

正在查看 1 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